論靜定

        保持內心的靜定,你就會聽到天主的聲音,採取默禱,你就會見到天主,聽到祂的吩咐。於是,你開始明白自己只是芸芸眾生裡庸庸碌碌的一員。只有瞭解自己根本不值一文、瞭解自己空虛之處,天主的形影才會充斥在你的心底。祈禱的精髓所在就等於靜默的精髓所在。

在印度,有一位德高望重的神父,他也是數一數二的神學家。我和他熟識已久,因而我便直截了當問他:「神父,你整天開口閉口都是天主,如此說來,你應該和天主非常接近囉!」你知道這位神父怎麼回答嗎?他說:「也許,我提到天主的字眼太多太多次了。也許,我提得太少太少了。」接著,他又做了這樣的解釋:「我可能喋喋不休、一再重複那些字眼,以及一再重複敘述很多全好的事情;不過,當我深入反省後,我發現自己根本沒有時間去傾聽天主的聲音,我還發現,除非我能保持內在的靜定,天主才願意和我說話。」

 

………………

假使我們無法好好善用內在、外在的靜定,就無法直接和天主相遇。

保持靜定,我們就會找到新的活力及真正的和諧。靜定能讓我們在面對各種事情時,得到不曾有過的新觀點。

我們常常說,這是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,或者這是個不可缺少的東西;其實,重要與否,天主自然會告訴我們,並且透過我們去處理。在靜定的狀態下,祂會聆聽我們的心聲;然後,會向我們的靈魂說話;如此,我們便聽到祂的聲音了。

我們一定要保持靜定,否則心中就會充滿各種事物,無法聽見天主的聲音。反之,當我們在靜定狀態全心聆聽天主的聲音時,天主的形影就會填滿我們的心房。

不論年紀多寡、宗教派別,那些冥想者、禁欲主義者、苦行者都在靜定中找到了天主,並且為自己找尋到孤寂的沙漠、森林和高山。以耶穌為例,祂曾經在沙漠和高山中渡過了四十天,並且在沉靜的夜晚和天父做了長達數小時的心靈溝通。

我常想要利用某些短暫的休息時刻,讓內心更進一步靜定下來,讓自己能夠單獨和天主相處;可是,我們往往受到個人或者群體的呼喊而無法如願。我們之所以要和祂獨處,絕對不是為了讓我們在創作、思考、撰寫研究報告方面更有裨益,而是為了讓自己完全擺脫各種束縛,進而保持心靈靜定、看穿一切虛無、停止一切蠢動,並活壁天主的寵愛之中。我們無法在吵雜聲中、在盛怒之下尋找到天主。

從自然界中,我們可尋找到靜定--樹木、花朵和小草都是靜悄悄地成長。星星、月亮和太陽在移動時,也是靜悄悄的。

我們有必要保持內心的靜定,如此,我們走到哪裡,就可在哪裡聆聽到天主的聲音。比如,我們關門的剎那,或者遇到需要幫忙的人。再者,我們也可以從歌唱的鳥身上,從花叢中、從動物群中,聽到天主的聲音。

生命的精髓是什麼?這絕對不是自我認定就可以了,而是要聆聽天主的指示,並且把祂的指示示再轉達給別人。在心靈靜定下,祂會聽到我們的心聲;在心靈靜定下,祂會向我們的心靈說話。總之,只要我們能夠保持心靈的靜定,就能獲得祂的恩寵,得以聆聽祂的聲音。

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我們要先行自我練習,這樣才能讓自己盡可能擁有真正的內在靜定:

      眼睛的靜定。

我們舉目遠眺,總是在尋找美好、美善的事與物。我們不願意見到別人的過失,以及那些有害身心的事與物;只要一見到,立即闔上雙眼。

        耳朵的靜定。

我們希望耳朵聽到的都是天主的聲音,以及窮人、有待濟助者的哀叫。至於那些足以造成人性墮落的聲音,比如閒言閒語、搬弄是非、欠缺厚道的話,我們不想聽到;一聽到,就馬上塞住耳朵。

         舌頭的靜定。

我們用舌頭來讚美天主,為祂傳道,把祂的語言當成真理,當成教化,當成激勵,這樣才能帶給世人和平、希望和歡喜。我們不讓自我防性極強的語言從舌頭傳出,也絕對嚴禁提到足以造成別人痛苦、失望、災難、死亡的種種不當語言。

       心智的靜定。

從祈禱和冥思中,我們開啟了心智之門,從而認識了天主的真理和才學。我們就像聖母瑪利亞一樣,可以明辨是非。當聖母懷孕後,她一直在思忖這是個神蹟;而且,她拒絕:沒有事實根據的事情、挑撥分化的問題、具有毀滅性的見解、匆 促的評判、報復性的想法、不實的懷疑,以及各種的欲望。

   心靈的靜定。

我們要用自己的心靈、精神、智力、力量來愛天主,愛其他的人。我們力求避免成為一個自私、嫉妒、貪婪的人,也不要懷恨在心,或者羨慕別人的種種。

 

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 對於心靈的靜定,我特別用心;因為,只有這樣我才能聽到祂令人愉悅的聲音,我才能全心全力去照料那些窮苦的人,把他們當成是耶穌的苦難化身。

        總之,唯有心靈靜定,我們才能聽到天主的昭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