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只有八歲

 我是盧安達的一個小孩。我只有八歲。

       我們盧安達不是個有錢的國家,可是我運氣很好.過去一直過得很愉快。爸爸是位小學老師,我就在這所小學念書,放了學,我們小孩子都在家附近的田野玩。家附近有樹林,也有一條河。我大概五歲起就會游泳了,在我們這些小孩子中,我不僅游得最好,也跑得最快。

        因為是鄉下,我們附近有不少的動物,我最喜歡看的是老鷹,他們飛的姿態真夠優雅。可是有也很怕老鷹,因為他們常常俯衝下來抓小動物,有一次,有一隻小山貓被一隻老鷹活活抓走。

        有一次我問媽媽:「媽媽,大老鷹會不會把小孩抓走?」

        媽媽說:「傻孩子,小孩子旁總有大人在旁邊,老鷹不敢抓小孩,因為牠們知道大人一定會保護小孩子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 我懂了,所以我永遠不敢離開家太遠,我怕老鷹把我抓走。

        今年,我開始讀報了,看到報上名人的照片,我老是想,有一天我的照片能上報多好。我的親威朋友們都說我是個漂亮的小孩,也許有一天我會像邁可傑克遜一樣地有名,報上常常登我的照片。

        三星期前,爸爸忽然告訴我們,我們的總統遇難了,他認為事態嚴重。因為有心政客可能乘機將事情越搞越糟。

        有一天,爸爸在吃晚飯時候,告訴我和媽媽國家隨時可能有內亂,萬一如此,我們要趕快逃離盧安達,到薩伊去。他叫媽媽準備一下要逃離時要帶的衣物。

        就在那天晚上,一群不知道那兒來的士兵進入了我們的村子,我睡著了,什麼都不知道,第二天早上才知道村子裡所有的男人都被打死了,爸爸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    媽媽居然還有能力將爸爸埋葬了,當天下午我們開始流亡。現在回想起來,媽媽平時是一位很軟弱的人,這次忽然顯得非常剛強,唯一的理由是因為她要將我送到安全地帶去。

        媽媽在路上,一再地叮嚀我,有人非常恨我們,因此如果媽媽發現有壞人來了,可能來不及跑,可是我是小孩子,跑得飛快,一定要拚命地逃走。媽媽也一再我找一顆樹,或者一塊大石頭,以便躲起來,讓壞人看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 就在逃亡的第二天,壞人來了,媽媽叫我趕快逃,她自己反而不走,我找到了一棵大樹,躲在樹後面,可是我看到了那些壞人殺人的整個過程。媽媽當然也死了,這批士兵沒有留一個人,不像上次,上次他們只殺男人,這次沒有一個人逃過。

        士兵走了以後,我才回去看我的媽媽。看到媽媽死了,我大哭了起來,因為天快暗了,我怎麼辦?我只有八歲!

        虧得還有一個大哥哥也活著,我猜他大概有十幾歲,是個又高又壯的年輕人,剛才他一定也躲起來,他看我好可憐,來拉我走,他說我們一定要趕快走,找到另一個逃亡的團體,人不能落了單。

        我和這位大哥哥相依為命,也找到了一批逃亡的人,好幾次有救濟團體給我們東西吃,雖然很少,可是都虧得這位大哥哥,替我弄到食物吃,如果不是他的話,我早就餓死了,因為小孩子是很難拿到食物的。

        由於我大半處於飢餓狀態,我們都越來越瘦,這位大哥哥也不是壯漢了,有一天,他說他要去一條河邊喝水,我告訴他最好忍一下,因為河裡都有過死屍,他說他渴得吃不消,一定要去冒一下險。

        當天大哥哥就大吐特吐起來,而且虛弱得走不動了。他要休息,然後勸我不要管他,和其他人一起繼續逃亡。這天我堅決不肯,決定陪他,他到後來還跟我吵的力氣都沒有了。我偷偷地摸了他的額頭,發現他額頭好燙。

        大哥哥昏睡以後,我也睡著了。等我醒過來他已永遠的離開我了。

        我和大哥哥說了再見以後,走回大路,不知道什麼原因,我從此沒有看到流亡的離民,我只有一片麵包,二天內,我只吃了這一片麵包,我已越來越走不動了。

        就在這時候,我發現一頭大老鷹在跟著我,它原來在天上飛,後來發現我越走越慢,索性飛到地面,我走牠也走,我停牠也停。

        雖然沒有見到任何逃亡潮,卻看到一部吉普車開過來,我高興極了,以為他們會救我一命,可是吉普車沒有停,我心裡難過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    吉普車開過去了以後,忽然停了下來,車上有人來,我的希望又來了。可是那位先生並沒有來救我,他拿起一架配有望遠鏡頭的照相機對著我拍照,當時那頭大老鷹站在我附近。照完以後,吉普車又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 我這才想起這位先生一定是一位記者,他要趕回去,使全世界的報紙都會登到這一張照片,老鷹在等著小孩過世。

        明天早上,你們在吃豐盛早飯的時候,就會在報紙上看到我的照片,我不是很希望能上報嗎?這次果真如了願。

        你們看到的是一個瘦得皮包骨的小孩,已經不能動了。可是我過去曾是個快樂、漂亮而又強壯的小男孩,我曾經也有父母親隨時陪在我的身旁,使老鷹不敢接近我。我曾經全身充滿了精力,每天在河裡游泳。

        現在,我只有一個願望,在老鷹來啄我的時候,我已不會感到痛。

        我只有八歲。